購物車 0



「我一直在思考的,是每一張作品,該去的地方。」

創業的基因,原本不在我的身體裡,而是一步步培養過來的。

 

2009年,在台東當兵,因為離家遠,所以隔週休的假期,會有一半的時間,留在台東民宿打工換宿。在民宿、咖啡店常常可以見到許多寄賣的商品。我才懂:「原來可以這樣子讓作品被看見。」所以那時候,就出版了一套明信片,很簡單五張明信片,正反面都有照片。我用很便宜的價格賣出,一張10元,一份50元,賣了十幾份,發現居然回本了。這是第一次把自己的攝影作品商品化,拿來販售。

 

2010年,在朋友鼓勵下,把2008年隻身去印度當志工拍的照片,和文字一同整理出版,於是《印度。漂流》誕生。小小一本,64頁,一張照片配一段文字,分享我的經歷,走上獨立出版之路。隨著前人的腳步,在台灣很多民宿、咖啡店、二手書店寄賣,最輝煌的時期,曾有40個寄賣點,那時,我很驕傲的說,我的鋪貨點比金石堂書店的數量還多。

那時我才懂:「只要作品經過編輯與挑選,真誠的分享,都能夠帶給別人力量。」

 

2012年,因為印度一書的關係,被雲林縣政府邀約去拍攝雲林,而後就獨立出版了《雲林有大家》,野心太大,厚厚一本,320頁,花太多錢,幾年下來也賣的差不多了,因為這本書而脫離了原本的生命軌道。

那時我才懂:「做一本書不容易,不知道要砍多少樹,我要如何努力才能對得起一本書呢?」

 

2013年,曾做過一個用牛奶板、手工紙、藝術微噴的限量版商品。把牛奶版一半切一個框,貼上透光就會很美的手工紙,另一半則是攝影作品,外面用真空塑膠袋封裝,往裡頭吹氣之後再封裝,就像是買空氣送洋芋片的概念,把攝影作品封裝起來。後來沒賣幾份,因為太花工時,很難複製。

那時我才懂:「不能做那種極度花時間的手工產品,只會累死自己。」

 

2014年,我做了一個《see sea》的療癒系商品,使用樹脂與燈片把攝影作品封裝,然後用珊瑚沙包裝,自己販售。剛開始賣的時候,銷售很好,約莫有兩百多個賣出。

那時我才懂:「不同的世界,有不同的養分,當我把a的2加進b的7,就變成獨一無二的商品。」

 

2015年,因為接觸樸門,在野蔓園工作,因而有了應用棧板來做木箱的木工經驗,從那時候開始,我有了一種「能把木片組起來,而且就能夠使用」的信心。然後我在南庄老寮的隊長家裡,第一次用圓鋸機,在他的帶領之下,做了一個簡單的燈箱樣品,這是我第一次接觸木工。

那時我才懂:「身體裡面如果沒有記憶,就沒有信心。這就是身體感。」

 

2016年,WFD結束,因為空閒,決定把過去的一切全部融合在一起,攝影、木工、透光概念,於是,生出了現在的燈箱產品。從自己買了一台桌上型圓鋸機開始,跑了許多木材廠認識了許多木頭,也找到了代工廠。因為不懂電子,對於產品的每一個零件,只能一個個買回來測試,直到現在才進入一個穩定狀態。

 

pinkoi開站時,我的台東明信片是第一個進入的攝影作品,他們還因為我,在文具的分類底下,新開了一個攝影作品的分類。Fandora開站時,我也是唯一的攝影創作者,讓自己的作品印在手機殼、衣服上面,讓大家購買。
 

從以前到現在,我一直在思考每一張作品能夠去的地方,美麗的風景照很好,因為旅遊雜誌需要它。個人意念的藝術創作很好,藝術市場需要它,每個人的靈魂也需要它。

 

每一張作品,都有它可以去的地方,只是,我還在努力尋找。

能讓藝術家作品被看見,是我最大的願望。

 

 

生存實驗家 阿破
2016/5/31

寫在「Lighto / 光印樣」上市前